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军官设定。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土方十四郎死了。

桂小太郎告诉坂田银时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份文件,听到人语,坂田银时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眨了眨两下眼睛没说话,继续看着文报。

—银时,土方先生他,去了。
   
桂小太郎又重复了一遍,坂田银时摆了摆手以示知道并示意其出去。
   
他如同没事一般接着忙于手中的事情,然后揉了揉额间两侧太阳穴。起手唇边叼上一只烟,点燃,深吸一口,烟丝顺着喉咙进入肺里滑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变成淡薄灰白雾气融入空气,变浅变淡消失不见。他其实不喜欢抽烟,比起...

【随笔】当土方君输了大冒险。

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本是女孩子才喜欢的游戏,被神乐缠的没了办法也就陪着去了,当看到土方也在其中时才瞬间觉得此行应该不会无聊。啤酒瓶转动,瓶口指向输家选择,瓶尾指向赢家出题。期间除了某两个跟踪狂不断扑向自己和阿妙以外也算其乐融融吧,啊啊,当然也不要算上小神乐和抖s星人的几番打架。

由被强迫当裁判的新八转动瓶子,停下时瓶口正冲土方,啊,糖分大神听见了我内心的呼唤吧!一定是这样的吧!嘴角勾挂起不怀好意的笑,瞅着略显紧张又要装作无所谓模样的土方,计划悄然在心中制定。

“嘛嘛,土方君应该会选择大冒险吧,应该不会害怕到想哭啼啼的回家找妈妈吧?”
“混蛋!谁会怕的啊!大冒险就大冒险,怕你是小狗。”
“啊,这样...

【松银】往事。

坂田银时一直都知道松阳喜欢玩自己的头发,因为他总是对自己讲——啊,银时的小天然卷手感很棒呢——这类可以让自己勉强觉得自己万恶的天然卷还是有那么一点用途的话。

所以,当他看到松阳拿起剪刀告诉他想帮他剪一下过长的刘海儿时,坂田银时犹豫了一下就立刻同意了。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松阳承诺剪完头发就带他去买糖这点让他心动的。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鸟在树上叫个不停,樱花花瓣随风飘到了室内,淡淡的香气氤氲在空气里。银时眯着眼睛,盯着松阳认真的模样发呆,从天南想到地北,从古往想到今来,想到了村子口那位爷爷买的糖果,想到了和高杉假发一起捉的那条鱼,最后占满脑子的还是松阳笑意满盈的脸。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地上...

© _温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