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那时还小,张启山随父办事到了上海,小小的他的手被父亲紧紧包裹在手掌里。当时呀,他的性子和其他小孩一样,爱新鲜好奇,爱四处看看。陈深就是这样被他看到,然后化成一个模糊又清晰的记忆安放到心里。

2.陈深自小就跟随父亲学习理发,一把小剪子玩的风生水起,他总是会梦见一个男孩子被父亲牵着,瞪着他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玩剪子,显得傻乎乎的。只是...他是谁?

3.张启山是长沙的布防官,同时又为九门之首,长沙百姓爱他敬他。作为布防官,他肯尽心尽力,为保护百姓而战。作为九门之首,他也愿意兄弟义气。但,很多事并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

4.陈深坐在米高梅舞厅,拿着格瓦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他酷爱这种带着低酒精含量的汽水。舞池里的人摇摆着身子,不远处是李小男和男人们猜拳的声音。他突然又想起那个梦,梦里那个可爱的男孩。他想,如果可以像梦里的那个孩子一样就好了,不会长大。

5.二月红和丫头成双成对,半瘸李和他的嫂子,陈皮也找了个媳妇,狗五有美丽的吴夫人,黑背老六千里救美人成为佳话,仙姑放下狗五嫁了人,解九也每日恩恩爱爱。所有人都在劝张启山娶妻生子。就像新月饭店的尹小姐,她对你那可谓真爱了。如此劝说,可张启山心里脑里总会出现一个小男孩,不知姓名,头发像是营养不良,毛毛躁躁的黄色。他很想见见他,很想很想。

6.陈深喜欢李小男么?他想他应该很爱她,当成亲人的爱。也是,有个妹妹应该会很好的。那徐碧城呢?他还记得那个姑娘,在她还没有成为唐山海夫人之前,他们在青浦特训班相遇,自己给她剪头发,在她耳边低语。阳光刚好,微风轻起。他又想了想,但终究,他想到还是那个男孩。他...究竟是谁?

7.副官,长沙战事要紧,你安排九门其他人快些撤离,然后保护他们到达安全地带。
    那佛爷你.....
    这是命令。

8.上面派下任务,长沙,张启山。
   呐,知道了。

9.直到那把小巧精美的剪子插进自己的心脏,他才知道,自己心里想着的人,原来长这般模样,还是营养不良似的焦黄头发,像儿时那唯一一次见面一般。幻想过再次见面会是什么样子,千万种想象,却没想到,第一次正式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也好,至少我见过他了。
    你好...我....叫..张启山..很高兴..认识..你....再见了。

10.面前的人缓缓倒了下去,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陈深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拿的沾满了血的小剪子,又看了看倒下的张启山,心里忽然泛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想见见梦中的男孩,很想很想,见见他,告诉他,你曾一直在我的梦里,谢谢你光顾我的世界。
      呐,张启山,再见。

评论
热度(3)

© _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