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十夜【二】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三夜。


狐狸在洞里蜷缩,它似给自己逗乐般缓慢的晃动尾巴扫过地面,我想摸一摸它那柔软的白尾,所以我把手掌递到了它的脸前,以示友好,它单只是用它那红琉璃般的眼珠瞪了我一下,继而再次将脑袋缩回了臂间,我却似乎瞅见了它那仅一瞬的笑意。


真是只不友好又奇怪的狐狸啊。我这般腹诽着,然后在它旁边坐下,倚靠于石壁。我摸了摸兜,想抽取一根烟来缓解自己的疲惫,恍惚中想起来自己还在梦里,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只高傲的白狐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抬眸,目光所及之处只剩一片红光,夕阳残留的火红映衬着整座山林被大火吞噬,黑烟与惨叫声彼此缠绵与之共舞。我感受到头部中无限的刺痛、无从缓解。狐狸慢慢的向我走过来,姿势还是那般高傲,它立于我的身侧,像个人一般,然不见丝毫的违和感。然后它缓缓开口。


看,这就是业火。


——————————————————


第四夜。


我依旧在这山间徘徊游荡,犹如孤魂野鬼,我已经有些记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又想如果自己死了,那为何没有鬼差在身遭徘徊,只留自己一人孤身于这似梦非梦中。


我看到了一把伞,素白伞面雕缀着朵朵或盛开或残败的黑色蔷薇。伞下人鬼刹白面,眉梢高高吊起,眼角是妖冶的玫红,晕染入鬓角和鼻梁的浅蓝,唇瓣由深红转淡,一身月白长衫,诡异至极又让人移转不开眼。我试图去注视他的眼眉,却只觉陷入一片雾霭,朦朦胧胧,探不清楚。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


他朝我勾手,我向他走去,痴迷入境。恍惚间又听闻了何人唤我姓名,抬眸再不见那山鬼与伞。

评论
热度(13)

© _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