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十夜【一】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一夜。




我遇见了一个孩子,稚嫩的脸蛋上镶嵌着圆溜溜黑曜石般的眼睛,他伸出手向我索求拥抱,咿咿呀呀自喃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弯了腰蹲下与他视线齐平,看到他的眼神中满是沧桑,周遭景色尽在他的眼中,独独没有我的身影。伸了手将他背到背上,缓缓行走在这山间,所过之处没有鲜花、没有嫩草、没有溪川,有的仅仅只是死亡后的腥臭与腐烂,充斥鼻翼刺激神经。


背上的孩子越来越重,他突然跟我讲话,开口之声像位将死的老人,无力、刺耳。摧枯拉朽。我偏过头去看他,看他原本漂亮的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变得似树皮般粗糙,皱纹横生,眼睛中一片浑浊、眼眶凹陷。


或许,我从最一开始背的就是个老人吧。


我这么想着,然后托好他那仿佛随时都会断折的身体,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向山顶走去。我绕过那些张着大嘴想要吃掉我们吞入腹骨的花,将他平放置在土地上。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注视着那片一点也不明亮的天,仿佛在看他的一辈子。我清理干净那腐坏了的粘连着绿液的不明物,它底下是个地洞,我将老人缓缓放了进去,再铺盖上我唯一的外套,蹲坐在一旁,喉咙里模糊的吟唱出不知哪里流传来的词曲。


安睡吧,安睡吧,还没到醒来的时间。




————————————————————




第二夜。


我行走到了一个村庄,村子里的人们聚在一起,梨树的花香氤氲在空气里。我不太分的清这些花花树树,只是一个妹妹偏偏热爱,受她影响,我也略微知了这是梨花香。不远的戏台之上摆弄着一场木偶戏,月亮的光辉远比不上那些聚集在一起的黯淡灯笼的光。我凑近了去看,里面有只木偶让我感觉意外的眼熟,像是陪伴在自己身侧多年的好友,多年的恋人。可我想不起来他是谁。


叶修,叶修。


我看见了那只木偶咿咿呀呀的张开嘴唤着我的名字,唇边还噙着抹温柔的笑。我想要张嘴回应,耳边却一直回荡着一个低沉的声线告诉我,不要回答、不要回答,否则会被恶魔偷走名字。我自是不相信什么神呀鬼呀,但我选择了沉默。我盯着那只木偶,它的眼神满是空洞,它的脸侧有一条线缝的痕迹,然后模样变得古怪,我看到有鲜血从这隙缝之中流下。


它在自行毁坏,我开始害怕。就像心爱之人即将死在眼前一般。我好像也曾经历过什么重要的人躺倒在自己面前,变得冰凉,而自己无力去做些什么。我试图将手伸向他,但我做不到,无力感瞬时遍布全身,蓦然之间发现,原来我也是这木偶中的一员,被线牵引,被迫动作。


哦,原来我还在梦中独自行走。

评论
热度(15)

© _温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