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军官设定。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土方十四郎死了。

桂小太郎告诉坂田银时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份文件,听到人语,坂田银时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眨了眨两下眼睛没说话,继续看着文报。

—银时,土方先生他,去了。
   
桂小太郎又重复了一遍,坂田银时摆了摆手以示知道并示意其出去。
   
他如同没事一般接着忙于手中的事情,然后揉了揉额间两侧太阳穴。起手唇边叼上一只烟,点燃,深吸一口,烟丝顺着喉咙进入肺里滑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变成淡薄灰白雾气融入空气,变浅变淡消失不见。他其实不喜欢抽烟,比起尼古丁他更喜欢糖分,他也不喜欢土方十四郎抽烟,但他喜欢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和土方手指夹烟时的模样。他心里一直觉得烟这东西虽不如鸦片,但也会让人上瘾,会害人害己。可今日,鬼使神差中他拿起这平日里他避之不及的东西吸的津津有味。

他想呀,十四你看,我平时不让你抽这东西,我说过会害人害己,现在得到应验了吧。

然后坂田银时一根接着一根的不停抽着,抽的脑昏头胀胃里也不断向外泛着酸水。

可他始终没有停下。

—十四呢?新八去叫十四出来吃饭了。
—阿银...

志村新八关切而又小心的叫了坂田银时一声,他很担心坂田银时,尤其是这种与往日无异的表情与口气。在他听见桂小太郎告诉坂田银时那个人的死讯时,他就很怕坂田银时不露声色却独自舔舐伤口。

—喔,我忘记了,你先吃饭吧。过两天咱俩一起去真选组把神乐接回来吧。

坂田银时站起来,路过志村新八身边的时候毫无犹豫。他径直走去后院。通外雕花走廊风力不小,虽说已是初秋,夏天的炎热还未走光依有残留,但是依旧吹的人感觉凉意甚浓。

今晚的月亮真圆。

坂田银时觉的如果土方十四郎此刻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很喜欢今晚的月亮,虽然面上会露出嘲笑他幼稚的表情。他张口想要唤人然而还未出声便想起那人已经不在了。

十四你看,我总是忘了,这世间只剩我一人了。

上面第一次通情达理,下来通知说什么想到土方十四郎的亡逝念及坂田银时许会伤心特批一天的假期给人,让人好好平复心态。

坂田银时得知了通知仅仅在电话里清清淡淡喔了一句,就挂掉了。

突如其来的假期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坐在书房看着那本还没看完的书,书面上是土方十四郎清秀又刚毅的字体写着坂田银时的名字。坂田银时看着那字,骨节分明的大手执起钢笔,却没有想要写的。当他回过神来,整整一页全部被写满了,只有五个字。

土方十四郎。

咚的一声手中钢笔被人丢到地上留下孤独的委屈,书桌上的书,文件,本,笔,一切的一切全部的全部能摔的全被他摔到地上,然后他虚脱般瘫倒在软椅之中。

十四...

—新八,收拾一下,我们去真选组接神乐。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要下雨,拒绝了车辆,他与志村新八一同走路去了真选组,歌舞伎町的景象与往日无异,热热闹闹,热情又冷漠。定食屋开着门做生意,可是日后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里面和他一起喝酒吵闹。

头痛。
下雨了。

真选组内正在为土方十四郎举办葬礼,冲田总悟在看到坂田银时进来那一刹那,冲过去照着坂田银时的脸打了过去。后者没有动,任由着这个平时看起来与土方十四郎不合,但依旧很尊重他的小子打自己。近藤勋把冲田总悟拉住,神乐扑进了坂田银时的怀里,不消一会坂田银时就觉得自己怀里湿了一片。

他想揉揉神乐的头。
他没有动。

冲田总悟已经被近藤勋拉了出去,坂田银时跪在土方十四郎的棺木前,他知道里面只是土方十四郎的一件衣服。衣冠冢。

十四,抱歉啊,没能把你带回来。

忽的,小时候松阳老师教给他的一句中国古诗出现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是呀,十四,此后,陪我白头的都不再是你了。

评论
热度(29)

© _温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