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唐禹哲生日快乐。>

To:唐禹哲。

                               『我爱了你十年。』

那时2007。

初次见你是在2007,那部剧其实我是冲着汪东城去看的,却意外注意到了你——那个有点自恋但确实很漂亮,有gay倾向但对喜欢很单纯的欧阳干——作为一个略微早熟了那么一点点的小姑娘,我冲着镜子捏了捏自己婴儿肥的脸蛋,然后又抬眼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里的你。"emmm...这人长的真漂亮,比妈妈认识的漂亮阿姨还漂亮。"

真正意义上开始接触你是在零八年,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北京奥运会,汶川地震,我上了五年级,以及我喜欢了你。很凑巧的,那时呀弟弟推荐我看《终极三国》,没成想我一下子被这部剧迷住了,于是我找到了《终极一班》和《终极一家》,同样的,为了汪东城而看,同样的,被你攻陷。

我的手机和mp3里从此被你的歌霸占,作业本上画满了你的卡通像写的全部都是你的名字,爱屋及乌,偏执的迷恋字母D,每天包包里不会缺少巧克力的身影,在那个非主流的年代,我在胳膊上狠狠的刻上了你的名字DT,一直到现在还留着淡淡的疤印。我还记得某一年的快男中有个男生长的很像你,于是在那个对于我来讲零用钱还很紧张的年代,手机话费被我搞成负几十只是为了给那个长的像你的男生多投几票。

既然长的像我喜欢的人,怎么可以很差劲。

汪大东的第一次打架是因为雷克斯,我的第一次打架是因为唐禹哲。

那会班里的每个女孩子仿佛都会追星,大概因为很小的时候受过欺负,知道被欺负有多么难过,所以在班里我就仿佛个小霸王,和最会捣蛋生事的男生是铁哥们勾肩搭背,和高年级的漂亮学姐打成一团,喜欢谁就想大声宣布出对他的喜欢,以至于张狂到全班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于是男孩子们各种调侃玩笑接踵而至。那是一次上课,班里很安静,老师粉笔头敲击黑板的声音很清脆,旁座男生向我开你的玩笑,而我却仗着坐在后排的优势红着眼眶把男生狠狠的打了一顿,一战成名,没人再敢拿你对我开玩笑。那时我刚升初一。

我不止一次因为长大后想要去台湾甚至想去台湾居住工作而跟父母吵架,处于叛逆期的自己,往往总是会跟他们吵到头破血流,百度台湾的大学地方,了解的甚至要比自己在的班里有几个人还要清楚。如果有人问我我最喜欢的城市是哪个,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是台湾基隆,因为那是我喜欢的你出生长大的地方。

我也曾拿着计算器算着如果把你的书和专辑全部买下来要花费多少,再看看自己扁扁的钱袋,整个人眼泪都止不住的想要往外流。我还幻想过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可以见到你,我会用什么样的话语去告诉你我对你的喜欢。

如今2017。

天知道,我从不是一个有长性的人,喜欢一个人或者一样东西从来都是三分钟热度,想起一出是一出。而你,我回想起来这些年却只觉得"喔,我才刚刚喜欢他十年呀。"从最初的阿草雷克斯到现在的白舟,从第一首"爱我"到现在的"再见安打",从青涩到成熟,从我还是个几岁的小学生到现在已经二十出头快要步入社会的小大人,谢谢你一直出现在我的生命,谢谢你一直让我喜欢着你,我不知道我能有多少个十年,也不知道你是否还肯再给我你的下一个十年让我喜欢,但我知道,像我这种张狂的人啊,老了以后肯定会对小辈们谈及你,语气骄傲"看,这是我用青春去爱的那个人。"

我的老男人,全世界最好的唐禹哲,33岁生日快乐。

                                              From:爱你的
  温初七。

评论(5)
热度(39)

© _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