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装楷。

叶家双子生日快乐。

叶家双子生日快乐。

≯与你共生,平凡日子不平凡的你们。

叶秋:

展信佳。

自我15岁那年偷了你的行李离家出走后,我们已经6年未曾一起过过生日,长篇大论向来是你的专长,在QQ上给我念叨大篇大篇的或望我回家或怨我偷你行李丢你一人或要我照顾好自己的言论。我次次敷衍了事,但铭记我心。

这几年里我过得很好,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好的太多太多。初来H市,我认识了苏家兄妹,他们待我不薄,给我了居所,给我了饭食,给我了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玩自己喜欢的游戏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地方。你知道的苏沐秋,他每天虽然对我口头嫌弃,但依旧会包容我偶尔的小任性,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你知道的苏沐橙,小小姑娘,自幼便无父无母,可永远乐...

梦十夜【五,完】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九夜。

我站在河边,努力回想着上次来这里的情景,可是不灵光的大脑此刻清晰的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到来。异常的熟悉感压制在身遭。

我向前走,一直走一直走,不停下。两畔河下黑绿水草里钻出一只只惨白不完整手掌。向前、向前,对周遭的场景充耳不闻,麻木自脚尖开始向上翻涌直至刺激大脑深层神经。

突然一双手拉住了我,我回过头,少年明媚的笑无法掩饰他眼底的害怕与恐惧。他一言不发,拉着我往回走,一直走一直走,不停下。那块来时出现在眼前的石碑回归到视线。

看见了吗,这是三途川。他的语气中带着惊魂不定。从这里出去,一直走,不许停下,什么声音出现都不许停下,离开这里,快,离开...

梦十夜【四】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七夜。

茶馆里捧着茶杯听着说书人的妙语连珠,故事听多了也便觉得大同小异没有意思,我的眸光越过那说书者的身影到达他的后方,有个小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冷眼旁观这整个世界。我悄悄的走去他的身边,当然如果没有中途碰到的那张桌子那盏茶,这个"悄悄"的行动便更为成功。

等我离近了才发现,这个孩子手中拿这个本正往上记录什么,我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而这几分失落我也并不了解来源。

他快死了。那个孩子突然开口,他像是察觉到我的不解,再次出声。我说,那个说书的,马上就要死了。

我并未当真,只在心里道这是小孩子的乱语,却听到那说书人话还没讲一半便止...

梦十夜【三】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五夜。

当我再次睁眼时,我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艘船上,轻微的晃动让我的胃有些许的反酸,想要呕吐。抬手遮蔽略微刺眸的灯光,由衣袖的模样可以察觉这是件深绿的军服,在那触手可及的地方摆着一杆长矛。随手抓了抓头发,本就有些微卷翘的头发更加糟乱。

啊,目的地会开往哪里呢?

耳边有人在聊天,断断续续听不清楚,依稀在讲着什么哪里哪里就快要被解放了与坊间趣事。我站起身来,赤着脚行走到甲板上,冰冷顺着脚底窜上头顶,海面被黑夜和浓雾包裹。不知道天色何时放晴,不知道自己到底会行于去向何处。极淡的樱色月光翻过雾气挥洒在身遭。

今夜是否会有辉夜姬大驾光临?

—————————...

梦十夜【二】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三夜。

狐狸在洞里蜷缩,它似给自己逗乐般缓慢的晃动尾巴扫过地面,我想摸一摸它那柔软的白尾,所以我把手掌递到了它的脸前,以示友好,它单只是用它那红琉璃般的眼珠瞪了我一下,继而再次将脑袋缩回了臂间,我却似乎瞅见了它那仅一瞬的笑意。

真是只不友好又奇怪的狐狸啊。我这般腹诽着,然后在它旁边坐下,倚靠于石壁。我摸了摸兜,想抽取一根烟来缓解自己的疲惫,恍惚中想起来自己还在梦里,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只高傲的白狐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抬眸,目光所及之处只剩一片红光,夕阳残留的火红映衬着整座山林被大火吞噬,黑烟与惨叫声彼此缠绵与之共舞。我感受到头部中无限的刺痛、无从缓...

梦十夜【一】

*主叶修视角。
*梦境。
*HE。

第一夜。

我遇见了一个孩子,稚嫩的脸蛋上镶嵌着圆溜溜黑曜石般的眼睛,他伸出手向我索求拥抱,咿咿呀呀自喃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弯了腰蹲下与他视线齐平,看到他的眼神中满是沧桑,周遭景色尽在他的眼中,独独没有我的身影。伸了手将他背到背上,缓缓行走在这山间,所过之处没有鲜花、没有嫩草、没有溪川,有的仅仅只是死亡后的腥臭与腐烂,充斥鼻翼刺激神经。

背上的孩子越来越重,他突然跟我讲话,开口之声像位将死的老人,无力、刺耳。摧枯拉朽。我偏过头去看他,看他原本漂亮的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变得似树皮般粗糙,皱纹横生,眼睛中一片浑浊、眼眶凹陷。

或许,我从最一开始背的就是个老人吧。

我这...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军官设定。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土方十四郎死了。

桂小太郎告诉坂田银时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份文件,听到人语,坂田银时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眨了眨两下眼睛没说话,继续看着文报。

—银时,土方先生他,去了。
   
桂小太郎又重复了一遍,坂田银时摆了摆手以示知道并示意其出去。
   
他如同没事一般接着忙于手中的事情,然后揉了揉额间两侧太阳穴。起手唇边叼上一只烟,点燃,深吸一口,烟丝顺着喉咙进入肺里滑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变成淡薄灰白雾气融入空气,变浅变淡消失不见。他其实不喜欢抽烟,比起...

© _温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